banner

全南配资门户网www.editgrup.com 原创差生首富:1000元起家,三度高考失利,逆袭“中国燃气大王”

2020-03-13 14:33:44 瑞略资讯网www.clkhatri.com 已读

原标题:差生首富:1000元起家,三度高考失利,逆袭“中国燃气大王”

导读:23岁之前,他屡战屡败,偶然间得到贵人相助后,他从一个扛煤气罐的小子摇身一变成了燃气大王,48岁时挖掘出600亿的财富帝国。

他曾三度高考落榜、多次创业失败、跑运输受阻,霉运与王玉锁如影随形;而30年后,他成了“中国燃气大王”,掌管着数百亿资产的新奥集团,跻身“燃气五虎”之列。

在2019年胡润百富榜中,以610亿人民币身价位居第39名,比排在第40名的达利食品的许世辉家族还多出35亿,也拿下了河北首富的位置。

他就是新奥集团的创始人王玉锁,你用的天然气,很可能就是他家的。

今天我们来讲讲,王玉锁的发家故事。

1000块起家,掘人生第一桶金

出生于河北霸州的王玉锁,从小对学习这方面就没有什么天赋。父母让他做什么都可以,但是让他看书就不行,8年名次都排在班级倒数。

1984年夏,20岁的王玉锁走到了命运的分岔路口。

这已是他第三次遭遇高考滑铁卢,面对不堪回首的过往,以及当时难以逾越的高考门槛,他知道,自己无法再投入第四次高考的应试准备。

他选择了下海经商。他要自己决定以后的道路。

他在胜芳摆地摊,卖过葵花籽、啤酒、女式背心甚至干过塑料日用品厂的业务员,但是他一直没找到生意门道,常常亏本,甚至入不敷出。

眼看同村做生意的一个个都成了万元户,而他马上要把家底败光,心灰意冷的他来到河边溜达散心。

恰巧碰到有人落水,王玉锁二话不说就跳下水,最终成功把那人救了起来,待那人醒了后他就离开了。

1986年,他发现了一个商机——卖煤气罐。当时,城里烧煤球、煤饼的居多,甚至小柴灶用着,农村里更是柴灶居多。对于清洁而便捷的煤气罐来说,那也算是个新鲜事物,能用上煤气罐也就成了挺自豪的一件事儿。

四处打听之下得知煤气在沧州任丘批发。

于是,他马不停蹄地赶往任丘那个液化气厂,火急火燎、横冲直撞就往人家厂子里面冲,没想到刚过大门就被保安给拦下了,好说歹说都不让他进去。

没办法,苦恼的王玉锁只好在厂门口干着急。不得不说,冥冥中自有天意,王玉锁就是在这里遇到了他人生中的“贵人”!

行善积德说得一点都没错!

王玉锁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贵人就是那个当初他在河里救的人。

原来那人就是这家液化气厂的经理,在得知王玉锁的意图之后,他毫不犹豫地帮王玉锁搞定了,还免费送了他10套液化气设备。

一个是“恩人”,一个是“贵人”,原来命运的交织与编排一直在指引着我们。

王玉锁从此开始转运了,他借了一套煤气灶,还有一个煤气罐放在小卖部里让顾客体验,如果顾客看中了,付下订金,他再用自行车从上游渠道拿了煤气罐后,给人家送货上门。

四五天时间,王玉锁就挣到1000多块钱的净利润。就这样,历经多年的劳苦奔波,终于赚得人生第一桶金——10万块钱的利润。

人家用了煤气罐后,用完得重新灌气啊,王玉锁琢磨着,为他们提供灌气业务。

廊坊成功点火

尝到甜头后,王玉锁决定大干快上,一个月往返任丘和霸州之间20多次,结果三个月爆廋20斤。

“怎么瘦了这样?”

那总经理一看恩人两头跑太辛苦,干脆帮人帮到底,就在廊坊龙河郊区帮王玉锁开了一家液化气站。

1989年春天,霸州胜芳镇第一家液化气站开张。

同年,王玉锁还成立了自己的夏利出租车公司,开始两条腿走路,也掀开了他从谋生到创富的大幕。

他在经营液化气站、出租车公司的过程中,发现石油产品的巨大市场空间。

当他得知国家允许零散气井可以与外界合作开发的消息后,王玉锁非常兴奋。

1992年,他前往华北油田,一口气拿下3口气井的承包权,同时成立了新奥燃气公司,标志着他正式跨入天然气领域。

王玉锁前脚刚刚成立公司,后脚廊坊就成立了开发区,“急需大量天然气”,于是王玉锁就成了政府的不二选择。

一年后的1993年8月6日,天然气在廊坊开发区成功点火,新奥成为全国第一家进军城市公用事业的民营企业。

次年,王玉锁顺理成章拿下了廊坊市区的天然气项目,廊坊市也成为河北第一个用上管道天然气的地级市。

巧借“西气东输”

自古成大事者,无不遵循“天时地利人和”!

新奥燃气以民营企业身份拿下这个燃气入户工程项目,王玉锁也积累了城市燃气建设和运营的经验。

4年后的1998年,我国大手笔开展“西气东输”。

于是,王玉锁又跑到乌鲁木齐蹲了3个月,1998年8月,他略施小计,如愿拿下了新疆位于塔中、塔北两家油田的2口气井。

王玉锁的天然气事业搭上了顺风车,1998年底,新奥进入山东聊城。

1999年,进入辽宁葫芦岛,利用附近气源进入他们的天然气市场。

王玉锁的燃气帝国版图不断扩大,从最初一个廊坊,迅速扩展到全国178个城市。

到了2000年,王玉锁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江苏、安徽等6个省市成立了8家分公司。

此后,“西气东输”的管道铺到哪,新奥燃气就开到哪,当年一举拿下了25个城市的燃气经营权。

2001年,新奥拓张的城市更是达到60个,总资产飙升至60多亿,新奥在香港上市。

燃气作为公共事业,利润其实并不高。那么“10年以后卖什么?”、“没有自主品牌,20年以后是什么?”、“经营权合同到期后的30年干什么?”有段时间,王玉锁满脑子全是问号。

2004年,王玉锁有个想法:进军新能源。

“拥有煤制气技术,便可一劳永逸解决气源问题。”王玉锁提出投资20亿发展“煤制气”。

结果,遭到公司1000多号员工全部反对,要知道,2003年新奥一年营收也不过24亿。

理清了思路后,王玉锁开了一次生活会,他直接向员工提出了三个问题:第一,天然气资源随时都可能受到限制的新奥,十年以后卖什么?第二,公用事业的品牌价值很弱,二十年以后,新奥是什么?第三,燃气的经营权都是三十年,三十年后,新奥干什么?

王玉锁左思右想心一横,就这样一脚踏进了煤制气。

可光有决心还不够,技术从哪来?

恰在这时打听到甘中学博士回国的消息。甘中学是谁?美国ABB公司机器人研究中心主任,手握180项能源生产专利。

当时,甘博士有意向选择秦皇岛一家企业。王玉锁得知后,连夜派出时任集团总裁的杨宇,硬从半路上把甘中学“劫”到廊坊。

王玉锁坦诚相告:“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是煤,新奥愿出20个亿,把煤变成清洁能源,5年之内不求回报。”

“就冲你这股执着劲,我愿意跟你合作。”就这样,甘中学成了新奥集团的首席科学家、与王玉锁一道干起了“傻事”。

2008年,新奥技术屡次突破,成了我国煤制气的标杆企业。

2009年,王玉锁赶起时髦,“商品可以买卖,能源为什么不可以?”等到2010年初,王玉锁就折腾出泛能网,“像淘宝一样,在泛能网上喜欢哪个项目就买哪个。”

新奥集团拥有了五种“煤制气”技术,这大大提升了新奥的竞争力,2012年王玉锁以153亿的身价荣登河北廊坊首富并一直维持至今。

2015年他的品牌理想在世界扬名。

截止到2016年底,新奥已经拿下了150个城市的燃气经营权,覆盖城区人口超7200万,王玉锁也因此获得了“中国燃气大王”的称呼。

这时,距他高考失利有32年。

热血未凉,无论面对怎样的障碍与失败,我们的生命总会得到绽放。

尾声:积善与坚持

中国能源的整体利用效率不高,并且污染严重。

他的设想是通过互联网将多种不同品类的能源进行嫁接、转换,同时进行智能高效的有序配置,最终形成一个化石能源与可再生能源相融合、集中式和分布式互补、供需双向互动、能源全生命周期管理和优化的现代能源体系。

为了实现这一设想,他在新奥集团召集了一批能源专家、数字专家共同研发,利用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和能源技术,推出了能源生态圈——泛能网,将能源设施整体利用率提高50%以上。

如今的新奥,已从早期单一的燃气分销商,完成了多品类清洁能源产销的转身,并且利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开始为客户提供统一的能源整体解决方案。

除了在商业上的巨大成功,王玉锁也积极投身公益慈善事业,十多年来,新奥共捐建新奥小学近20所,新奥集团公益慈善事业累积投入已超过15亿元。

他说:“富是通过挣钱得来的,贵是通过回馈社会赢得的,只有两者结合起来才是真正的富贵。”

2020年面对疫情,全民抗战,1月31日,新奥集团向奋战在湖北武汉等地的医护人员捐款1000万元。

一个在街头送液化气的商贩,但如今却成为河北省首富,带领的是一家资产规模高达1500多亿,员工数万名的新型能源企业。有人说他是运气好,有人说靠的是良好的关系,也有人说是民企迅速扩张实现的。

其实早期,各行各业都产生过一批万元户,但像王玉锁这样,把一个小生意做成一个企业,做成一份大事业的人却是凤毛麟角。

但在王玉锁看来,企业的发展一定要符合大势的趋势,一定要跟国家的发展结合起来,只有同幅共振,企业才能得以发展,才能成功。

成功者之所以会成功,并不是因为他们从不会失败,而是因为他们能从失败中走出来,继续自己征程。

他这么多年其实真正做对的一件事,那就是不放弃,正是因为他的坚持才能够获得成功。

从3次高考失利的阴影中走出来,才能从生意失败的迷茫中走出来,才能从扛煤气罐的无助中走出来,拥有今天的财富,实至名归。

参考资料:

无疆纪事《从1000元到610亿:河北霸州王玉锁变身中国民营燃气大王》

硕士博士圈《河北首富创业记:从摆地摊到中国燃气大王,身价超过300亿》

商界《三度高考落榜,多次创业失败,30年后成“中国燃气大王”》

励石商业评论《河北首富王玉锁:从扛煤气罐的小城青年到中国能源大亨》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下,旅游业正面临着巨大的冲击,除了航空、酒店等,国内各大OTA(在线旅游平台)的日子也不好过。

沙特能源部长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亲王当地时间9日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所有原油生产国都需要维持甚至提高其市场份额。声明中同时强调,原油生产国拥有调整产量的自由,并需要在市场中展现竞争力,而就目前形势来看,“没有迹象显示未来数月内将会召开产油国会议协调原油产量”。

“对于债市投资者而言,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在疫情尚未彻底消除之前,投行人员如何深入企业访谈尽调、编写底稿、发行路演,以及向监管报备材料,尤其是湖北地区的发债企业。”沪上某大型券商债券交易员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