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金招股票配资网www.fdhqd.com 最新!劳斯莱斯宾利停产!美国“病毒猎手”也中招

2020-03-26 05:46:08 瑞略资讯网www.clkhatri.com 已读

  今天,除了股票,网友最关心的是豪车劳斯莱斯、宾利的临时停产。

  最新!劳斯莱斯宾利停产!美国“病毒猎手”也中招,曾会见钟南山

  的确,随着疫情的持续蔓延,全球多家汽车工厂宣布停产,特别是疫情重灾区的“超跑之乡”意大利,兰博基尼、法拉利等早已宣布停产。而最新数据显示,意大利新增确诊5249例新冠肺炎、单日新增死亡病例743例。

  美国疫情也在不断蔓延,单日新增新冠肺炎10446例,包括美国“病毒猎手”利普金、哈佛大学校长夫妇也确诊。同时美国、新加坡纷纷表示,年轻人正成为确诊主要群体。

  劳斯莱斯宾利临时停产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宣布实施全国性封锁,只允许居民在特定的和必需的情况下走出家门。

  同时,他还宣布,所有销售非必需品的商店,例如服装和电子商店,都应关闭;图书馆、游乐场、户外体育馆和礼拜场所将关闭;公园将继续开放供民众锻炼,但不允许聚众。

  而英国是劳斯莱斯汽车、宾利汽车等奢华汽车所在地,两大豪车品牌纷纷宣布停产。3月20日,宾利宣布,因疫情影响,宾利汽车开始在其英国克鲁郡的工厂总部停产四个星期。

  最新!劳斯莱斯宾利停产!美国“病毒猎手”也中招,曾会见钟南山

  劳斯莱斯也宣布其工厂将于3月23日起停产两周。随后计划在复活节期间再停产两周。

  而此前,劳斯莱斯刚经历大幅增长。去年劳斯莱斯品牌全球共交付5100辆新车,同比增长21.6%。

  法拉利、兰博基尼、玛莎拉蒂

  也宣布停产

  此前,作为疫情重灾区的“超跑之乡”意大利,当地兰博基尼、法拉利、玛莎拉蒂等早已宣布停产。

  当地时间3月16日,菲亚特克莱斯勒宣布关闭位于意大利梅尔菲等多市的工厂,旗下豪华品牌玛莎拉蒂工厂也将同步停产两周。

  当地时间3月14日,法拉利宣布,因受意大利出现新冠肺炎疫情和零部件短缺影响,法拉利将关闭在意大利的两家工厂至3月27日。

  同为世界顶级超跑的兰博基尼于当地时间3月12日也宣布暂时关闭意大利工厂,并预计3月25日复工。兰博基尼的制造工厂位于意大利北部城市博洛尼亚,这也是兰博基尼唯一的生产工厂。

  据悉,疫情来临之前,兰博基尼和法拉利销量均持续增长。

  法拉利销量在去年首次破万,共计销售10131辆,同比增长10%。

  而对于兰博基尼和法拉利来说,去年最大的市场一是美国市场,二是中国市场。但目前不论是中国还是美国,受疫情影响都较大。法拉利2019年最大的出货量就增长来自中国。据悉,2019年,其在中国共交付836辆新车,同比增长20%。同样,兰博基尼去年在中国交付770辆汽车,中国也一举超过日本,成为其全球第二大市场。

  全球累计超百家整车工厂停产

  此外,德系豪华车三强BBA(奔驰、宝马、奥迪)均已经公布了停产计划。戴姆勒(旗下包含奔驰品牌)于3月18日关停所有欧洲工厂,停产时间至少两周。奥迪则在3月20日关闭比利时、德国、匈牙利、墨西哥工厂,复工时间未知。宝马在3月20日关闭欧洲、南非工厂,并将复工时间定为4月19日。

  至此,据不完全统计,全球累计停产的整车工厂总数已经超百家。

  据车东西不完全统计,截止至3月18日,海外车企中已有11家车企的63家工厂陷入停产。其中标致雪铁龙集团(PSA)、菲亚特克莱斯勒(FCA)、大众、戴姆勒等传统欧美车企均有10家以上的工厂陷入停产,受到的影响尤为严重。

  最新!劳斯莱斯宾利停产!美国“病毒猎手”也中招,曾会见钟南山

  意大利新增确诊5249例新冠肺炎

  单日新增死亡病例743例

  根据当地时间3月24日18时意大利卫生部公布的最近数据,意大利现有新冠病毒患者54030例,死亡6820例,治愈8326例,累计确诊感染新冠病毒总人数为69176例,较3月23日18时新增5249例,意大利单日新增743例死亡病例。

  美国单日新增新冠肺炎10446例

  新增死亡170例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监测系统统计,截至美东时间3月24日下午6点47分,美国已至少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53660例,其中包括死亡病例703例。与24小时前相比,美国单日新增新冠肺炎10446例,新增死亡170例,为疫情暴发以来美国单日死亡病例数最高的一天。

  其中,纽约市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5597例,累计死亡192;确诊病例中18-44岁之间人群占比最高,达46%,45-64岁人群占33%。

  最新!劳斯莱斯宾利停产!美国“病毒猎手”也中招,曾会见钟南山

  2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对外表态时,多次流露出希望尽快解除社会控制措施、进而恢复经济活动。特朗普表示,他的团队正在“非常努力地工作”,以使复活节(4月12日)前让社会重新开放成为现实。

  许多美国地方州领导人、甚至一些共和党国会议员,都对过快放松社会管控措施表达了担忧或警惕。世卫组织当天表示,美国可能会成为这场全球大流行的下一个“震中”。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表示,模型显示,美国可能在“5月下旬、6月左右”这一时间段内挺过疫情危机,或许最迟在七月。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在周二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如果白宫很快放松社会控制措施,可能会增加美国疫情峰值数目或推迟疫情达到峰值的时间。

  美国“病毒猎手”利普金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曾凌晨6点会见钟南山

  据美国福克斯新闻报道,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中心主任、传染病学专家伊恩·利普金教授(Walter Ian Lipkin)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在接受福克斯商业频道节目采访时,利普金说,24日他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利普金警告说:“如果它能感染我,它就能感染任何人。”

  据报道,利普金目前仅有咳嗽及低烧等轻微症状。

  利普金在国际流行病学领域声名显赫,被誉为“病毒猎手”。今年1月,利普金曾就新冠疫情控制专程访华。

  利普金1月底来访中国:凌晨六点与钟南山会面

  利普金教授于今年1月29日晚上抵达广州,2月4日结束在中国的7天行程。

  1月30日凌晨六点,利普金教授在广州与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会面,商讨抗击疫情的策略。

  双方从专业技术角度进行了深度探讨,认为疫情的研究应结合病毒学研究、流行病学研究、临床研究、数据研究等多学科的级层和跨界合作研究,加强科学家之间的相互协作,以数据导向为基础,做好综合性研判,提高诊治水平,尽快取得突破性进展。

  人类最后一个敌人是病毒

  “人类最后一个敌人是病毒。” 利普金教授说,这句话是我的导师告诉我的。在我的人生生涯过程中,中国面临的这次疫情是,我从来没有看到、没有见到过、没有遇到过的,因此没有想到这次的疫情,这个新的冠状病毒完全和非典不同,其传播力远远的让人们措手不及,可能更为严重,所以因此,全世界的科学家们,都应该携起手来去做事。

  他就如何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提出两点建议:“这是一个全球性的挑战,现在我们必须要做几件事情。第一,我们要确保此类事件不再重演,阻止它的手段之一,就是限制贩卖野生动物的市场——这是很多类似病毒的源头。第二,全球科学家,尤其是美国,要与中国科学家建立紧密联系,共同研发疫苗、药品和诊断试剂以调整(治疗)方案。”

  在2月底结束14天隔离后曾接受央视专访。

  利普金:华南海鲜市场可能是二次传播

  日前,被誉为世界最知名“病毒猎手”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中心主任、传染病学专家利普金教授(Walter Ian Lipkin),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接受了《杨澜访谈录》的专访,解答了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相关问题。

  以下为本次专访的文字实录:

  钟南山专注而敏锐

  我被指派了特定任务

  早在2003年,利普金教授应邀来到北京协助中国抗击SARS(非典),并将携带的1万个检测试剂盒赠与了中国,他与钟南山院士也因此结识并成为朋友。今年1月28日,利普金教授再次应邀来到中国,与政府高级官员和专家一起探讨疫情。由于时间紧迫,他和老朋友钟南山院士只能在机场短暂会面。

  杨澜:(在机场)你发现他(钟南山)是什么样的心态?你们之间有什么交流?

  利普金:我从2003年就认识了钟南山,还有一张当时我们坐在一起的照片。将近20年后,又有一张我们在机场的照片。很明显,我们都有所改变,但我们的友谊依旧,我们在智力方面也都还保持着(那时的水平)。

  钟南山是一个非常专注和敏锐的人,即使已到84岁高龄。他的英语很流利,这让我和他的交流变得非常容易。

  杨澜:他对这次疫情的形势是如何评估的?你们一起经历过“非典”,这次的情况有多严重?

  利普金:他很现实,也很务实。我们讨论了可能用于治疗重症病例的各种方法,无论是药物治疗还是血浆疗法。

  他非常严格地在寻求方法以得出准确的诊断,(这些诊断)是能够指导具体实践的。其中一件事就是能够在环境中准确地找到病毒的位置,进而能够搜索环境,并找出病毒在物体表面能存活多长时间,比如地铁扶手、栏杆、门把手等,这些是我们需要知道的事情。如果病毒不是通过咳嗽或打喷嚏传播,你就能找到一个缓解的方法来降低传播风险。

  我们还在努力。应该说,他(钟南山)还在努力,以确定一个人在多长时间内具有传染性、在什么时候具有传染性、谁最具有传染性,以及病毒是否还存在多样的变异性,防止更多的人处于传播疾病的高风险中。

  还有,为什么暴露在同样的环境中,有些人患上了严重疾病,而其他人根本没有任何症状?我和他讨论了所有这些方面以及一些不足,当然还有其它问题。

  杨澜:在你被隔离期间,你们有没有联系过?(2月初,利普金教授从中国返回美国后,进行了14天的自我隔离。在这期间,他的工作地点转移到了自己家的地下室。)

  利普金:没有。你要知道,我是被指派了特定任务的,而我还没有完成。当我完成了答应他要去做的事后,我会再和他联系。他现在非常忙,除了要设法处理疫情之外,还要与世卫组织、政府官员和其他人进行沟通,所以我不想增加他的负担。

  华南海鲜市场可能是二次传播

  杨澜:如何描述你的任务?

  利普金:我的使命是做我们最擅长、且几十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试图找到一些线索,获得“病毒情报”,如病毒从何处来,它是如何引起疾病的等等。

  杨澜:那么,你对这种病毒的推理是什么?

  利普金:如果你想知道病毒从何而来,就要看它的基因序列,看看它与其他已知病毒有多相似。这种病毒与上世纪90年代中期武汉病毒研究所发现的一种病毒最为相似,就其与该蝙蝠病毒的同一性百分比而言,可能是一种蝙蝠病毒。

  这种病毒在基因结构的重要区域存在差异,表明在它实现人与人之间的有效传播之前,已经适应了人类或类似于人类的物种,并被允许以这种方式移动。因此,我们认为这种病毒存在于蝙蝠体内,可能与动物接触,可能在野生动物市场,也可能是被感染的人类。

  病毒在不断生长过程中适应了其他物种。当它变得能够导致人类传播时,传播链中的下一个环节就发生了,它完成了从蝙蝠到人类的跳跃。现在它是一种人类病毒,不是蝙蝠病毒。

  我和我的同事们认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种病毒是在武汉病毒研究所里制造的,或者是偶然释放的,我们认为它产生于自然界。

  杨澜:你的意思是,当我们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发现这种病毒时,它就已经适应人类了。

  利普金:很可能这种病毒已经在武汉甚至湖北地区传播了,与海鲜市场的联系并不那么直接,也许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内发生的是二次传播,很可能这种病毒在早些时候就已经开始扩散了。

  新冠病毒有可能与人类共存

  但还是在可掌控范围内

  杨澜:你认为(疫情)未来走向如何?有人说,也许经历了人与人之间的几轮传播,病毒毒力正在降低。因此,它将成为另一种威胁性更小的季节性流感,这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吗?

  利普金:很难知道病毒首次出现时会发生什么,它和人类一样是有生活方式的。但我认为,如果没有某种疫苗,它很可能会像流感一样,每年都与我们在一起。

  杨澜:这种病毒会不会随着温度上升而慢慢消亡,或者它是不是具有季节性?

  利普金:我认为这也是一种可能。由于室内的环境比较封闭,人与人之间的呼吸比较靠近,而且空气相对污浊,病毒可以依附的漂浮物也比较多。随着温度的升高,人们开始减少呆在室内的时间,减少了交叉传播的机会,病毒的传播距离也不会太远,那么我们将看到传染性的下降。

  但在一些地区的传播率下降时,另一些地区的传播率可能就会上升。就像我们有流感季节一样,它可能会反复出现。

  杨澜:所以下一个冬天它可能会再回来?

  利普金:可以想象,它可能会再次回来。

  我强烈支持疫苗投资是降低发病率和死亡率的一种方式。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这是一种很难研制疫苗的病毒,因为它看起来并非那么不稳定,还是在我们可以掌控范围之内的。艾滋病毒的差异巨大,研制其疫苗就很艰难,流感每年都有显著的变化,但此病毒似乎比这两个都更稳定。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能够研制出疫苗,虽然这不是一件能很快完成的事情,因为我们必须做安全测试。

  杨澜:我知道这很难预测,但你能告诉我(研制疫苗的)时间跨度是多少?两个月还是三个月?

  利普金:传统上对于疫苗的研发,不以“月”计,而是以“年”。问题是我们能不能缩短这个时间?我认为我们可以,但这取决于许多因素。

  不幸的是,现在有太多人同时试图研制疫苗,我们可能浪费了很多资源。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选择一些,并对它们进行大量投资,我想这会是将要发生的事情。

  敏感度更高的检测试剂

  将在武汉和北京开展测试工作

  作为遗传学方法应对传染性疾病的先驱和病毒猎手,利普金教授曾发现和鉴定了800多个与人类、野生动物或家养动物疾病相关的病毒。二月初的中国之行,也让他尽可能全面地了解了疫情的发展与防治现状。从中国返回后,利普金教授带领着团队迅速投入了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的研制中。

  杨澜:我们知道有很多人已经被隔离了,也出现了一些假阴性的情况。而你一直在致力于开发一种比现有测试手段敏感度更高的诊断测试方法。

  利普金:假阴性这个词用的很准确。所以,现在问题是,你能不能找到想出一个更准确、更敏感、更特定的测试方法。要知道,在疾病问世时的第一个测试方法往往不是最终的测试方法。

  这也是我们被要求做的一件事,另一件事我们正在尝试。我们将尝试利用转移这个序列和捕获技术,这样做的好处是会让测试更敏感、更便宜,而且处理时间更短。最终,有那么一个测试方法能让我们能够追踪到病毒是如何进化或者不进化的,进而变得更容易引起疾病或者更容易传播,这些就是我的任务。

  杨澜:最初的核酸测试,准确率相对较低。那么,你如何评价你正在开发的这种新测试的准确性呢?

  利普金:我希望它会更好,我也认为它会更好,但它的效果还需要等我们在病人身上展开测试后才能知道。

  我们的测试工作将在广州和北京展开,我们会用现有核酸和新型核酸对人们进行测试,并公平比较两者,数据会告诉我们事实,然后我们会追踪这些人。所以,现在我不想猜测,而是想看看结果如何。

  杨澜:但我看得出,你对提高准确性很有信心。

  利普金:我持谨慎乐观的态度,否则我也不会去做这件事。

  疫情是对全球前所未有的挑战

  病毒是人类面临的最大风险

  杨澜:通过SARS和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这样的流行病,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他们基本也算是冠状病毒,但为什么这种(新冠病毒)传播的速度和规模会让人感到如此惊讶。为什么会如此?

  利普金:这种病毒的传染性似乎高得多,无疑比MERS更具严重传染性。MERS是一种从蝙蝠传播到骆驼,再传播到人类的病毒。 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案例是非常少的。SARS是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但并不像这个病毒这么容易。这真的是人类前所未有的一个挑战,这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从艾滋病毒开始,我们遭遇了有SARS、NIPHA(尼帕病毒)和MERS,还有这种新冠病毒、登革热和寨卡病毒等。所有这些新出现的传染病基本上都来自野生动物,进入人体适应人类,然后变得能够直接或间接地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因此,这些都是我们今后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必须做些什么来防止这种情况反复发生,比如关闭野生动物市场。今天,我听说了(中国)已作出了关闭野生动物市场的决定,这太棒了,正是现在迫切需要的。

  我们需要做的另一件事是共享数据。并不存在像“纽约病毒”或“武汉病毒”这样的东西,病毒是人类共同的敌人,我们需要团结起来,全球共同应对。这也意味着,我们必须绕过一些知识产权和主权问题,以及贪念,还有所有其他阻碍信息正常传播的因素,而这些信息是控制病毒威胁整个世界所必需的。

  杨澜:现在全球疫情的形势都非常严峻。除了中国,意大利、韩国、日本、伊朗等国已经有不少确诊和死亡病例,美国这边也有。

  利普金:正如你所看到的,这些国家正试图采用与中国相同的方法(应对),但这非常困难。这也是我和钟南山谈论这个话题的原因之一。

  就像我说的,我可以帮助你,提供给你一个工具,让你至少可以判断哪些人是有危险的,哪些人没有。所以我们现在正努力地在做这件事,利用这些工具来获得一些线索,并能有所帮助。

  杨澜:世卫组织总干事说过,应对这场全球危机的窗口实际上正在关闭。比尔·盖茨也曾说过,未来,流行病是比核武器更大的威胁。那么,人类在与这个无形敌人的战斗中该怎么做?

  利普金:实际上,我第一次听人说病毒是地球上最后一种敌人这个概念,是已故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书亚·莱德伯格。他使用了我们所说的“病毒”这一特定短语,这是地球上人类面临的最大风险。

  另一件我们可以肯定的事情是,随着我们逐渐攻克了这一特定问题时,威胁还会继续,而且这种流行病将有更多。我们必须结成全球合作伙伴,共同加强对这些(流行病)的遏制。

  因此《国际卫生条例》在2005年出台,上面提到每一个国家必须有能力在他们自己的境内来诊断疾病,超过180个国家签署了这个协议。但至于透明地分享这些信息,目前显然还没到那一步。

  目前,中国已经建立了基础设施,使其能够发现这种感染并逐渐控制它的特征。但世界上还有许多发展中国家不具备存在这种基础设施。因此,我和世界各地的同事们正在努力做的一件事就是建立这个项目,一个全球传染病流行病学网络,为他们提供基因测序和发展诊断工具,以及试剂盒所需的基础设施。所有信息都将发布到一个基于云的中央数据库,每个人都可以访问它,获得想要参考的信息。然后,每个人都可以去帮助解决问题,遏制它,在这些小火花变成大火之前就发现它们。

  杨澜:因此,我们还需要建立一个更有效的全球合作机制,以应对全球挑战。

  利普金:我认为,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

  杨澜:排外情绪是一种传染病的副产品,比如这次新冠病毒疫情的暴发,当人们感到恐惧时,会引发非理性甚至是伤害性的行为,比如对来自某个地区或某个国家的人进行污名化。你对此有何评论?

  利普金:是这样的,但这不是什么新鲜事。

  我的意思是,这是人类的天性,因为人们并没有真正认识到挑战,而这恰恰是真正需要人们去做的,这很遗憾。

  来自疫区的人需要被隔离是应该的,但这与你是白人还是中国人,亚洲人还是非洲人无关。病毒无国界,所有人感染了都一样,仇外心理是不恰当的,因为它在寻找解决实际问题的真正办法之前设置了障碍。

  来源| 央视新闻、中国新闻网、南方日报、中国经济网

  讯 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2020年3月25日消息,2020年2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共批准注册医疗器械产品170个。其中,境内第三类医疗器械产品118个,进口第三类医疗器械产品16个,进口第二类医疗器械产品32个,港澳台医疗器械产品4个。

本文为「金十数据」原创文章,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原标题:一汽夏利改名天津博郡“国民神车”黯然落幕